陆二师战友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战友网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3570|回复: 84

说说四团的一些趣事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8-24 07:12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dldyl 发表于 2009-5-4 13:04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说说四团的一些趣事:四团的战友大都知道,七十年代四团以“乌龟王八旦全有”而吹嘘、而自豪。
    乌(巫)后勤处(?)一位干部姓巫,叫什么记不得了;
    龟(归)政治处宣传股长归化田(记得归股长有晕血的毛病,见到血就会晕倒);
    王,姓王的太多了;
    八(巴)好象也是后勤处的干部;
    旦(单)好象是司令部的协理员(?)
    全有,后勤处的干部,蒙古族,以前是骑兵。
    匿名  发表于 2009-5-28 23:10:56
    昼夜兼程开往芒砀山
    1970年夏天,武汉军区突然紧急拉动二师,昼夜兼程开往徐州方向芒砀山地区,原先一点消息也没有,一点准备也没有,少不了出洋相,我记得四团突出的三件事。
    一个是八连的事,八连当时在开封卧牛岗农场担负生产任务,接到命令后由开封出发,因此单独行军,到达商丘地区时已走两天了。那天出发,连长确定中午大休息在虞城,事务长带炊事班提前出发,到虞城准备全连的午饭。事有凑巧,也是连长工作欠细致,虞城有老虞城、新虞城之分,事务长带炊事班到新虞城,连长带连队来到了老虞城。连队干部缺少应急处理问题的能力,丢了炊事班,又饿着肚子又行军,连队当天就走散了,团里得知后派人去收拢,那风景可有得看了:有坐老百姓顺路车的,有骑老百姓驴和牛的,还有老百姓护送的(那年头老百姓拥军)……连长、指导员回到部队后痛哭流涕……
    另一个是五连,二营是前卫营,五连是营的尖兵连。两瓦台报话员译错电文,将“2时前到达”译为“2小时到达”,在该营行军的马副团长带领二营跑步行军2小时,只有五连的大部分到了,据说不少人跑的都吐血了。
    四团还在芒砀山地区搞实弹演习,进行的还顺利。只是在最后销毁不炸弹时出了个事故,三营一个排长(四川人,姓罗)负责销毁四零火箭筒不炸弹,他将不炸弹拆开,点燃发射药来燃烧(火焰是白色的),他的错误是随手拣起一个引信往火里扔,他也知道这样做的危险,在扔的同时向后跑,结果爆炸了,炸掉了他的脚后跟。卫生员没经过事,手抖着给他卷裤腿,军医过来一把推开,拿起剪刀剪开裤腿止血、包扎……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毛海根 发表于 2009-5-4 14:49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这是四团的吗??!!
      你只知其一,这是四团司令部和政治处的一个顺口溜。是一个调侃善意的笑话。是几个股长的姓或谐音
      乌指当时的保卫股长-------武训坦,去年在郑州病逝。
      龟指宣传股长--------归化银,现在郑州
      王就多了,有几个姓王的股长。像郑州的就有王元春,王其云(两个籍贯湖北)
      八指司令部的巴股长(?)
      蛋也是司令部的段股长(?)
      全有指的是当时团肥皂厂的全有厂长,得了癌症医生说最多能活一年,但该老兄性格开朗,15年都没有什么问题(我离开时) 这是笑料,如看到,别介意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8-24 07:12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dldyl 发表于 2009-5-4 17:22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时间长记不清了,还是海根记得准确。我再说一件事:
        四团管理股有位管理员姓胡,外号胡老九,那年代就剩下几个样板戏,戏词儿是大家茶余饭后消遣的主要话题之一,《智取威虎山》有“老九不能走”,不知道怎么说来说去胡管理员就叫胡老九了。
        记得胡老九是湖北省黄陂人,有一米七多的个头,炊事员出身,技术了得,更是炸得一手好油条,无人能匹。只是文化程度低些,没能再晋升,老九还是走了。自他离开部队再没有见过,说起来挺想他……
        七十年代供应紧张,吃、穿、用乃至抽烟都要凭票,粮食有定量需要粮票不说,吃肉也有标准,发有肉票。干部的各种票证是部队发,在地方工作的家属的各种票证是地方发,艰苦是艰苦些,风气还好,不象眼下这样乱。
        一次,过年前管理股杀了两头猪,卖给机关干部,不要凭肉票,用现在的话说是“福利”。胡老九在小黑板上写了个通知,挂在饭堂门口: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通知
        今天下午开始卖机关干部和家属的肉,晚上卖首长和家属的肉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管理股
       
        机关干部饭后围着黑板,指手画脚,哈哈大笑,有好事者拣起剩下的粉笔,在“管理股”后面加上了“胡老九”三字。
        团王政委上班经过,问:“笑什么?”有人指指黑板,政委看过,一脸严肃:“不就是卖肉吗,有啥好笑的!”转身走了。王政委是甘肃人,那年头动即“路线”教育,政委自然讲“路线”多,他的甘肃话讲“路线”一词又别有一番韵味,大家私下叫他王“路线”。
        王政委刚走,李副团长过来,凑过来看了小黑板,扔下一句话,率头就走:“有肉就笑,笑个球!没出息!”李副团长念文件时的甘肃口音加上偶然错别字音得仔细听。
        紧跟着李团长过来,他不苟言笑:“还不上班去,围着黑板看什么?”组织干事是他河北老乡,指着黑板说:“管理股要卖你们的肉呢。”团长看了不以为然:“大家都有份儿吗,也卖机关干部和家属的肉!”

        大家憋着不敢笑,跟在团长后面地往办公楼走,走着走着团长突然停步,转身大吼:“他妈的胡老九!你把老子当猪卖呢!”众人大笑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毛海根 发表于 2009-5-4 17:5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哈哈,部队的趣事太多了。 你 说的胡老九好像叫胡可久,64年的兵。因为我们和管理股的食堂一前一后,所以串门是常事,我们连的卤面做的好吃,只要我们吃卤面,机关的熟人就闻香跑来了,经常不够吃。
    那时老干部的文化低经常闹笑话的,你说的事我也知道。 王政委叫王贵德,五团调来的,当时部队有一个顺口溜叫“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王路线来讲话,讲不讲,一大晌,说不说,两点多”。李副团长好像叫李天成(?),文化也不高,70年拉练团里唯一的一辆吉普车他坐着司机开翻了,车篷砸瘪了,回来从砸瘪的车里钻出来向李团长汇报,叫李团长狠狠训了一顿。
       李1号叫李庆东,河北人,文化也不高,9.13事件后军里的朱军长和他到我们连传达文件,由李团长传达,把秦始皇“焚书坑儒”,念成“泰”始皇焚书坑“需”,把“里程碑”念成里程“牌”,战士们私下笑,李团长说:“笑什么笑,不是里程牌是什么”。 大家都不敢吭声了。
      其实那时领导虽然文化不高,有时也很严厉,但还是挺亲切的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彭信生 发表于 2009-5-4 18:47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听到有个顺口溜:“四团的肥皂没有泡,五团的布鞋没人要,六团的纸箱脱了销,炮团的钉子没有帽,工兵营的炸药不起爆。”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冀树青 发表于 2009-5-4 19:2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哈哈,太有趣了。眼泪都笑出来啦!请继续,希望战友们天天快乐!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马开训 发表于 2009-5-4 19:5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好贴子,有趣!就凭1 ,2 楼两位老兵码出这鼎好故事,俺站在泰山上顶!!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5 天前
  • 签到天数: 161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兵痞子 发表于 2009-5-4 20:5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哈哈,好久没看到这么富有部队生活气息的帖子了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12-20 00:07
  • 签到天数: 3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李晓侯 发表于 2009-5-4 21:39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同志们加把劲呦,哎嗨呦!
    匿名  发表于 2009-5-4 22:29:12
    哈哈 部队就是部队, “团结.紧张.严肃.活泼”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8-24 07:12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dldyl 发表于 2009-5-5 10:5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      再给战友们说件拉练中的事。
          七十年代初的那几年都要进行冬季野营拉练。大概是1972年冬季,军组织二师在山东曹县一带拉练,还架桥过了黄河。
          在那次拉练中不知道别的团怎样,我们四团夜行军多,天气也不好,常常雨雪交加,走的又多是田间小道,即是大路也没有现在的硬路面,到处泥泞,上至团长下至战士一身泥,一身水,苦不堪言。
          雨中行军雨衣自然不能离身,那时干部的雨衣有袖子,战士的雨衣没有袖子,因此都是背了被包后再披上雨衣,机炮连的骡马也是上了驮鞍后再盖上方布雨衣,一直盖住骡马的屁股。夜间又在雨中,骡马的屁股和战士的被包高度差不多,摸着形状又一样,这就引出了一段故事。
          曹副团长眼镜不好,行军中警卫员在前引路,他后边跟。一次他要赶到前边,警卫员左手拉着曹,边走边用右手拍前面战士的肩膀:“同志,让让路,曹副团长要过去。”前面战士很快让开路让曹过去,走的还顺利。走着走着,碰到一位无论警卫员怎么叫、怎么拍,仍就照常走,就是不让路,曹副团长赶上,轻轻拍了一下:“同志,让一路。”那位仍就照常走。曹副团长火了:“同志,你是哪个单位的,这么不听话!”又拍了一掌,前面那位还是照常走,曹副团长大怒:“哪个单位的?这么没礼貌!”顺手往旁边推,不料前面那位突然蹬出一腿,曹副团长应声倒地。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毛海根 发表于 2009-5-5 11:06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哈哈,看来我的军中札记没有瞎编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10-24 17:51
  • 签到天数: 36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周增恩63829035 发表于 2009-5-5 16:04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报告,肚子笑疼啦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8-10-24 17:51
  • 签到天数: 36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周增恩63829035 发表于 2009-5-5 16:0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各位太有才啦,笑的我眼泪都流下来了。哈哈哈哈!!!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1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1800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杨炜 发表于 2009-5-5 17:0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四团的肥皂没有泡,五团的布鞋没人要,六团的纸箱、、、、、,炮团的钉子没有帽。
    彭信生 发表于 2009-5-4 18:47

    工兵营的炸药不起爆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21-4-8 10:04
  • 签到天数: 447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陈学义 发表于 2009-5-5 17:18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      你说这领导的“点儿”咋会这么背呢
          我连一位张姓领导,一天检查卫生,到我们班时向一帮随行表扬我们,“你看人家3班的窗户玻璃擦得多干净!”边说边伸手摸向那玻璃,可不防手却伸到窗框外了,却原来那儿的玻璃掉了,当然透明透亮了。有人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,我们大家最后都笑了起来!
    没过几天,连队晚点名,张领导说有些同志就寝动作太慢,又给大家做起了示范,“解扣子不用一个一个解,就这样从上到下一拉,就行了”,当时,我们只听见“刺啦”一声,领导的上衣撕烂了!本来很结实的上衣是不会撕坏的。
          唉——!你说这张领导这一段时间“点儿”咋这么背呢!不几天示范了两次都出了洋相————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冀树青 发表于 2009-5-5 17:25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太有意思啦。续!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毛海根 发表于 2009-5-5 19:18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复学义   是张玉州吗  湖北64年的???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毛海根 发表于 2009-5-5 19:4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      酒怎么这样淡呢
          71年底到山东拉练,特务连翟连长的水壶里装了一壶酒,每天都要 喝一点,司务长熊瑞生和文书赵天印发现了秘密,趁连长不在,把连长的酒偷偷的喝一点,怕连长发现就往水壶里添点水,开始连长不知道,喝酒时我们尽量忍住不敢笑,后来越喝越淡, 问通讯员“谁喝我的酒了,酒怎么这样淡呢??”  司务长和文书都大笑起来。
          别人送了我们团后勤处长一瓶好酒,放在办公室里,几个馋嘴的管理员把酒偷喝了,然后把酒瓶里装上水原样封好放回原地。处长不知道其中有诈。把酒拿会家了。过了几天几个朋友到家做客,处长兴冲冲的说,我这里有一瓶好酒,今天咱们把它喝了,说完就到厨房去拿,幸亏处长多了个心眼,看酒瓶口不对劲,先尝了尝,感觉不对劲,只好换成了普通的酒。这事也成为笑谈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战友网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站点统计|怀念战友|小黑屋|手机版|陆二师战友网 ( 京ICP备14052381-2号

    GMT+8, 2021-4-18 01:43 , Processed in 0.073427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