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二师战友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战友网
查看: 1801|回复: 1

噩梦惊魂 从恐怖走向从容——’2020宅家抗疫杂记之十一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1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1158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杨铭志 发表于 2021-9-16 04:1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噩梦惊魂 从恐怖走向从容——’2020宅家抗疫杂记之十一

           十一. 创意远比愁烦多—— “寻欢作乐”

           宅家难熬,但也慢慢适应了。每天打开电视或手机看新闻,关心一下 “国内外大好形势” 是我的首选。从北京看到上海,从武汉看到西安,从黑龙江看到海南岛,从西双版纳看到青藏高原;从北欧洲看到南美洲,从俄罗斯再到美利坚;一会儿关注东海、南海、台海局势,一会儿看看太平洋、大西洋、印度洋;一会儿瞧瞧中东阿拉伯、瞅瞅阿富汗,关注一下利比亚、叙利亚,再不行就找个几内亚,一不小心又点击到了 “西伯利亚”,一会儿又回到了 “伊朗海湾”,俨然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 “国际问题观察家”,虽不发表任何 “评述”,倒也过足了 “眼瘾”。晚上实在睡不着,再看看电视频道的 “抗日神剧” 抑或什么 “边境缉毒”、“警匪谍战片”。如此一来,时间倒也好打发。

           大年一过,便是 “元宵”,微信上也热闹起来。有人发出视频:只见几个 “乐天派” 市民用竹竿从窗户递酒到对面,对方也回之以礼,如法炮制递过来鸡腿鸭掌猪蹄花,乐乐呵呵,胜似神仙,好不快活。也有人上传视频,在家中的大鱼缸 “钓鱼”,别有一番情趣。还有人开起了 “家庭联欢会”,有扛起板凳模仿《样板戏. 红灯记》中磨刀人喊:“磨剪子嘞——锵菜刀——!” 有顶起铁桶和大花被面 “舞狮子” 的,有小姑子、小嫂子拿着籓箕联袂演出 “表演唱”《南泥湾大生产》的,更有全家齐上阵,一起出演《地道战》的。只见一头扎白毛巾的 “老汉” 用手做喇叭筒状,呼喊一声 “鬼子进庄了——” ,于是,家里的房间里、厨房里、大衣柜里、床铺地下,立即涌现出数以众多的 “神兵天降” 的 “土八路”,他们和她们手里拿着铁铲、锄头、水舀子、大汤勺等五花八门的 “土武器” ,最后团团围住那个留着 “东洋小胡子” 的 “日本小鬼子”,把各种红绿花纸片撒在他身上,就算是在 “火药味” 中收拾了鬼子,取得了人民战争的胜利。看上去,一家人玩的非常尽兴,非常快乐!

           我叔伯堂弟老五也把他在洗手间利用洗澡后地上剩余的 “肥皂水”, “拉着拉手练跑步” 的视频发给了我们,得意地向我推广,并提醒 “一定要抓紧铁拉手”。

           那几天正好大外孙子也接回来了,我们家也顿显热闹了。吃过晚饭后,9岁的外孙子和 4岁的小外孙女自觉的在客厅摆好了塑料凳和大椅子,还在前面的小方桌上摆放了糖果糕点,我问他们干什么?她俩很神秘地说:“待会儿就知道了,要给你们一个惊喜!” 过一会儿,他们就把她们的爸爸妈妈都请了出来上座,让我和他们的家家也坐到凳子上,原来是他们要举行一场 “新春晚会” 呀。演出开始了,俩小家伙一前一后有模有样地走上前台,拿着用完 “卫生纸” 后的纸筒当 “麦克风”,就开始主持节目了,听他们结结巴巴地背诵着主持 “台词”,大意是:各位观众,我们老师说了的:要戴口罩、勤洗手,不出门,勤通风,团结起来消灭新冠病毒,欢欢喜喜过新年,才知道这晚会还有中心主题呢!

           演出就这样开始了,他们两个轮换着唱歌跳舞,一会儿是什么 “蝴蝶飞呀飞”,一会又是什么 “小白兔偷吃胡萝卜”,一会儿又是什么 “太空飞来的外星人”。最后又把她妈妈也拉到台上,要演出 “小蝌蚪找妈妈”,最后两个小家伙又 “走下台来” 把我和她们的家家拉到台上去一起 “群魔乱舞” 了一阵。本来就该结束了,可两个小家伙余兴未尽,玩得高兴了,偏要再来一个 “消灭新冠病毒的小品”。小外孙女拿出了她那个 “带丁丁的红塑料气球” 摆在地下,旁边有一圈环形火车的轨道,又按照从电视上看到的 “新冠病毒” 模样,周围摆了一些三角形,你别说,还真的有点像 “新冠病毒的雏型”。正想还摆放一些、小恐龙、小鸭子、小松鼠什么的玩具,她哥哥就急不可耐,说:“好了好了,开始开始。” 说着就开始胡乱地唱着自己瞎编的毫不顺口的 “歌词” ,什么 “新冠病毒呀,你坏坏坏,我们一定要消灭你。” 唱着、说着,他就开始 “动武” 了,一上去就把他妹妹辛辛苦苦摆了半天的小玩具和那个 “丁丁红气球” 踢了个乱七八糟,这下好了,妹妹不依,大哭了起来,嘴里直嚷嚷:“你把我的新冠病毒都搞坏了——哥哥真坏!” 又说:“你比新冠病毒还要坏,我再也不跟你玩了!” 她说她是要围着 “打转转” 跳舞的,哥哥却说 “新冠病毒就是要把它踢垮打垮。” 看来两个人的 “创作意念” 完全不是一码事呀。他妈妈认为是哥哥欺负了妹妹,一边喝斥一边就给了儿子一巴掌,儿子也觉得受了委屈,哭叫着为自己辩护。

           真的是大的哭,小的叫,看到这里,我们老俩口只好都成了 “调解员”,一个呵大的,一个哄小的,这就是我们家 “迟到的春晚”, 蛮好的一场晚会,结果闹得成了 “一汤子煳米粥”。最后,还是女婿会解决些,他先抱起他女儿举的高高的,说 “不哭了不哭了,好不好玩?” 小外孙女马上破涕为笑了;可大的也 “吃醋”,说:“我也要我也要。” 于是,他爸爸又抱起儿子来旋转了两圈,两个孩子这才给我们 “解除了警报”,恢复了安宁。然后我就趁热打铁,对俩外孙说:“晚会结束,你们俩要给大家谢幕,我们才好散场呀。” 小孩就是这样,闹也是要闹的,大人的话也还是要听的,于是他们擦了擦眼角剩余的泪花,又上台了,按照我们教的说:“各位家兵,今天的晚会到此结束。爷爷奶奶(没住一起,自然缺席哦)、外公家家、爸爸妈妈,再见!”  (作者:杨铭志)



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21-9-20 01:44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李晓侯 发表于 2021-9-16 16:2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苦中作乐花样多,抓紧扶手把澡搓。
    户户喜剧自己导,妹妹生气怨小哥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战友网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站点统计|怀念战友|小黑屋|手机版|陆二师战友网 ( 京ICP备14052381-2号 )

    GMT+8, 2022-5-27 01:18 , Processed in 0.065773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