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战友网 登录
陆二师战友网 返回首页

郝北上的个人空间 https://www.leszyw.com/?816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散文诗集《雪后》文字电子版(书稿原版传不上来)

热度 1已有 31 次阅读2018-11-28 22:01

禾木白桦林
禾木晨曦
远方的喜马拉雅山
通往高昌古城的蜿蜒公路
禾 木
行 旅
嘉峪关
高原上的云朵
胡 杨
胡 杨 蓝天里的白桦树
藏族儿童
插箭节上遇到的藏族老乡拉萨朝圣的老人
雪后,黄石公园
西北随处可见的白杨
作者简介
2008 年北京,李晓侯摄
郝北上,1951 年12 月出生于北京。1970 年应征入伍,
历任一军二师报道员,北京市物资局办公室秘书,经济日
报记者、编辑,机动记者,副刊主编。
1982 年开始发表作品,1992 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著
有报告文学《自然的音响》《哥们儿的模式》《给星球留
下印记的人们》《白云山笔记》,特写《托起东方的太阳—
攀枝花纪事》《成功的试验—重庆市改革纪实》等,《给
星球留下印记的人们》获人民日报报告文学奖。《白云山
笔记》获全国报纸副刊报告文学奖。长篇报告文学《自然
的音响》获全国报告文学优秀奖。散文诗、诗散见于《人
民日报》《经济日报》《工人日报》《散文诗》等报刊。
摄影:郝青,1980 年出生于北京,郝北上长子。北京
师范大学艺术硕士,中国传媒大学摄影专业;2011 年荷赛
大师班( Joop SwartMasterclass) 候选人;中国新闻摄影
协会会员、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,先后任职于《北京晚报》
文字及摄影记者,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摄影版主编,人民
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图片频道主编。2016 年在京师美术
馆举办“《想·像》郝青摄影绘画作品展”。
2008 年北京
2004 年九寨沟
2004 年九寨沟
雪 后
2006 年北戴河



- 01 -
􄴚后自􁒿
自 序
1968 年,北京大雪,我和我们院儿的十几个孩子
从城里骑车去八达岭。到了八达岭,把车子往沟里一扔,
就往山上爬。雪好厚啊,到了山顶,往四面八方张望,
漫天皆白,真的是北国风光,万里雪飘。那时我们不
知道还有什么别的词儿。我们就坐下来,坐在雪地上
就往下出溜。一边出溜,一边挥着胳膊大喊,“嗷——
嗷——”“乌拉——乌拉——”声音传得很远。我看
见有人滚下去了。一边滚,一边嘎嘎大笑。那时我们
大都十五六岁,穿着棉猴,应该都挺经摔吧。没记得
谁的胳膊、手、脑袋哪流血,只记得那震动雪野的嗷
嗷声、欢笑声、扑通扑通的滚动声。
- 02 -
50 年过去了,这个情景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。我
果真有过这个可爱、荒诞、无拘无束的少年吗?它是
梦或者幻想?
我住过6 楼,窗外大雪鹅毛般翻飞,推开窗户,
湿润像个姑娘朝我扑来。下面是个胡同,胡同里都是
平房,从楼上往下看,大雪把一间间平房都铺成了方
块糖。好甜啊,那么安静。雪后使我牢牢地记住了那
片白房子。
我有了两个儿子,双棒儿,5 岁,在雪地里滚爬,
做奥特曼的各种动作,他们哪里知道什么叫冷啊,手
像活泼的胡萝卜。他们从来没有这么欢喜过。
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?
所以我把书名由《行旅》改成了《雪后》。
雪后或许是一种凝视,清澈地流淌。瞬间地永恒。
雪后空气新鲜,新鲜使我回归自然。
关于散文诗。一种自由的文体。解放自己的文体。
除去镣铐,走出水泥森林的文体。
解放自己,自由,多么快乐的事情。
我想引用帕斯的一首名为《散文诗》的散文诗——
- 03 -
􄴚后自􁒿
《散文诗》
诗有时是躯体的晕眩和言语的晕眩和死亡的晕眩;
闭上眼,在悬崖边沿漫步,在海底花园跳舞;
笑声使规则和神圣的教条着火;
降落伞的语词降落在这页纸的沙地上;
绝望登上纸船,斜斜滑行;
夜悲痛的大海和日悲痛的乱石滩,度过四十个夜
晚和四十个白昼。
自我崇拜和自我诅咒和自我浪费;
抛去名号的头,埋葬镜子;
收集从伊壁鸠鲁花园和聂萨华尔柯约塔尔花园割
下来的、衰老的代名词;
长笛在记忆的阳台上吹奏。火焰在思维的洞穴里
跳舞,千千万万个迁移的动词、翅膀和钩爪、种子和手;
多根的骨质名词种在语言的水波里;
对于从未见过的形象的爱和对于从未听过的声音
的爱和对于从未说出的话语的爱,对于爱情的爱。
音节种子。
- 04 -
没太看懂,有点晕。也许就是这个吧。隐隐约约
听见他好像对我说了个秘密——
我站在星空下,仰望群星
我并不奢求做那颗大的
做个流星
就可以了(毕竟我也自天而降)
2018 年1 月15 日
- 05 -
􄴚后􂴞􁖅
喜马拉雅山 003
壶口眺望 004
高昌古城 005
1984 年4 月过三峡瞿塘峡时所见 006
磕长头的朝圣者 007
正在向我们亲切靠拢的月全食 008
1978 年5 月游潭柘寺 009
风中的梧桐 010
1980 年8 月夜宿兴城 011
目 录
Contents
印 记
- 06 -
一株脱净了须发的胡杨 013
风中的芦苇 014
贺兰山岩画太阳神 015
九月的天空 016
天山林涛 017
意 象 019
五月的雨 023
几个跳蒙古舞的小伙 024
长白山秋色 025
题郝青照片“雪后,黄石公园” 026
乌兰察布 027
出 海 028
海浪涌入礁石的孔洞 029
长白山峡谷 030
河 床 031
白 杨 032
黄山松 033
印 象
- 07 -
􄴚后􂴞􁖅
落 日 034
禾木速写 035
嘉峪关 036
阿娜尔罕 037
1975,东长安街 041
圆明园夜泳 042
傍晚,南河沿 043
春节的厂甸 044
故宫角楼 045
跟秋天聊聊 046
午夜,在疾驶的列车上 049
雨后青山——去稷山知青点的路上 050
黄土高坡上的群鸟 051
秋天的原野上 053
北京怀旧
足 迹
- 08 -
拉萨星空 057
青海湖 058
门源油菜花 059
云 朵 060
夜宿纳木错 061
戈壁落日 062
一个藏族男孩儿的眼睛 063
上 哨 067
商丘你好 071
余建初 076
邵先纯 078
我们刚认识 082
滇行散记 084
后 记 089
高原记忆
随 笔
·后记 | 001·
印 记
·002 | 雪后·
- 003 -
􄴚后印记
喜马拉雅山
我距离它很远。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。
草原的尽头是个垭口。垭口后面矗立着皑皑雪峰。
我想那应该就是它了。
成片地向上耸立,倾斜插入天空。
它逐渐在升高。它已经站在世界最高的位置上。
我忽然希望奔跑,希望长出翅膀。我从来没有像
今天这样如此想去我从前没有去过的地方。
胸口嘭嘭跳动的声音。
- 004 -
壶口眺望
成千上万只在泥里挣扎的羊和牛,被泥石流驱赶着。
很多牛被吞没,没有什么声响。有的隐约发出一
种沉闷的声音,接下来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一块块被风
撕扯的风。
仍然奔突。仍然倒下去、耸起来,断了、撕裂了
地奔突着。
没有犹疑,来不及张望,不去触摸伤口,义民般
以自己的躯体铺平堑壕,淹没城池。倒下的,就倒下了。
奔突的,一如既往地向前奔突,耸起,跳跃,挥舞。
全坠落了。一群一群的披着泥沙的羊和牛全坠落了。
在这个瞬间,它们一概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撕扯成
一面面大旗,飘扬、翻卷、飞舞,从容如一只只展开
翅膀的鹰。
(写于1989 年8 月,原载2014 年《中国散文诗年选》)
- 005 -
􄴚后印记
高昌古城
没有荒草的废墟。蛇在翻滚。残垣断壁和可以看
出还是路的路上爬满了无数条透明的蛇状火焰。我低
头看地,影子暗如黑夜,前边不远的断壁下也早已进
入黑夜。路亮得晃眼,刚刚碾轧过的白色沥青。一只
鹰叼起一条蛇腾空而起。它从空中俯瞰,这里曾经是
一片繁华的古城。城郭精致得有如一尊尊精雕细磨的
陶罐。
现在,它冷静、无声地诠释着自然,时光,严酷,
以及美轮美奂。
- 006 -
1984 年4 月过三峡瞿塘峡时所见
江水在刀劈斧剁的岩壁间回旋冲撞。木船被激流
抛上抛下。一行光着身子的纤夫屈身拉着木船。
船上的船夫已经完全仰面朝天地平展在木船上。
脚蹬船帮,手撑木杆。船下还有另一名船夫紧紧把住
船身。
十几年过去了——
纤夫赤裸的身躯历历在目。船夫拼死撑船的动作
仍在眼前。
- 007 -
􄴚后印记
磕长头的朝圣者
青藏高原的高速公路上——
索玛和她的妹妹穿着羊皮袍,手上套着木板,一
前一后,不停地走着。
每走五步,就高举起双臂,头顶合十,然后双膝
下跪。随着双手向前滑动,全身扑倒在地,磕头,双
手再次合十。几步以后,再次举臂合十,扑倒磕头。
就这样,走五步,磕一次,每天行走十至十二公里,
要磕数千甚至上万次头。自成都到拉萨,可能要走几
个月,半年,或者更久。
你们好辛苦啊。姐妹两个晒得黑黑的面孔都笑得
露出了白牙。
- 008 -
正在向我们亲切靠拢的月全食
最后,一秒一秒地,飘浮,自空中落入海洋。
它潜泳似的向我游来
我头一次和它如此接近
我清晰地看到了它浑圆的身体及其弧线
它的从不示人的阴影部分才是它的真身
黑暗里或许隐藏着真正的花朵
月全食接近完成的时候最好看——被紫红逐渐淹
没,一颗明暗清晰、阴阳和谐的发光球体,正温和、
亲切地向我们靠拢。
月全食了解人类的情感。它以自己的融合示之于
我们。
- 009 -
􄴚后印记
1978 年5 月游潭柘寺
寺内的青石板上。人蜷曲成胎儿。风吹拂着我。
银杏树摇入云天。阳光金蝴蝶般在枝叶间扇动翅
膀。
春天,蝴蝶们兴冲冲地准备去做各种事。
春天也在叫我,叫我出去跑跑,跳跳,发芽,绽放。
走出寺外,阳光铺展的柏油路。有斜坡的公路跑道。
想奔跑。
奔跑畅想曲:像一个小机器人,正面跑、反跑、
交叉跑。
那是我吗?
喘息时我想——
春天已涌入我的身体。
- 010 -
风中的梧桐
梧桐的大树叶子在风中猛摇
三江平原一望无际的滚滚麦浪
- 011 -
􄴚后印记
1980 年8 月夜宿兴城
去辽宁兴城,就宿在大海边——
夜晚的涛声响起来了:一面面鼓,小鼓;一辆辆
战车,缓缓的战车。慢慢地,无数面鼓,巨鼓。无数
道浪,一道,一道,从水面卷起,从空中落下。雪白
的泡沫,撕碎,摔烂……
再也不能入睡了,索性睁开双眼,听、看、想那
有声无声、有形无形、有神无神的大海的巨响。
宏大——是从无边无际的海的胸腔里发出来的。
地球的血液。辽阔的、震荡着的、滚动着的地球的声
音。它只属于海,只属于令地球威严、博大、生生不息、
波澜起伏的海。
节律——音乐家难以表现的韵律。宇宙在呼吸。
太阳,月亮,星辰,枕着它睡。海在微笑。
- 012 -
永远不停,永恒。永远是不停,永远是不安,永
远是骚动,永远是青春,永远是生命的大海的声音啊!
永无安宁、永无止境、永无衰老、永无失恋、永无彷
徨的大海的歌唱啊!它属于无限——无限的欢情、发
明、创造、再生……它是宇宙的灵魂。
不能够入睡,如醉如痴,如癫如狂,以为自己是海,
以为自己身体里涌动的是海,不能够描述,不能够言语,
不能够逾越,统统都不足道,统统都被忘却,统统全
是掠过——我的不安、骚动、渴求的灵魂,它可以加
入这永恒的大海吗?
(原载1986 年8 月16 日《经济日报副刊》)
- 013 -
􄴚后印记
一株脱净了须发的胡杨
他仍然仰头站立着。
蜷曲,干枯,两臂张开。
准备拥抱黄昏的最后一缕阳光。
- 014 -
风中的芦苇
一面芦苇的船帆
在起伏的金色海洋中航行
小船时有时无
- 015 -
􄴚后印记
贺兰山岩画太阳神
很久以前,在太阳出现之前,世界一直生活在黑
暗中。人像蝼蛄。
一天,一颗火红的球体自暗夜喷薄而出,照亮大地,
使天空、海洋有了颜色、形状。
有了四季。
有了人——两条腿直立行走的人。
人一夜一夜地蹲在高高的山顶上眺望东方,等待
光明和温暖、等待升起。
在阳光灿烂的日子,有人拿着凿子,石锤,一边
看看太阳,一边挥锤雕凿。
于是,崖壁上有了双目圆睁、光芒四射的太阳神。
我们有了祖先。
- 016 -
九月的天空
秋天像突如其来的大风,猛地拨拉开云彩,蔚蓝,
透明,无边无际。
没有涂抹的天空。透明之网。如同时间,白发,
把一切杂物都捞走。
秋天像父亲的目光,注视我,期盼我。
- 017 -
􄴚后印记
天山林涛
低头弓腰钻入天山。松枝像长满毛刺的猴子手臂,
相互交叉、撕扯,争抢早已被撕成碎片的阳光。
风呼啸地行进着。一开始声音并不猛,后来大提
琴嗡地一下起来了。几把,几百把,上千,上万把。
一起拉响。雄伟,辽阔,势如破竹,一下子翻过群峰,
穿越森林,向坡下、草原铺开。
一道耸立的海潮,摧枯拉朽地向前推进。枯枝断裂,
石块撞击。
一支携带火箭筒的骑兵,越过喜马拉雅山、藏北
无人区,猎豹般扑向东部平原。
海洋。几千艘军舰鱼群般在洋面上纵横游弋。军
舰红旗猎猎。
- 018 -
天空。机群集结,顷刻间形成一个迅速膨胀的超
大鸟群。忽大忽小,忽圆忽长,在空中俯仰、翱翔,
遮天蔽地,隆隆轰响。那声音越来越响,越来越辽阔,
越来越像“五星红旗迎风飘扬”……
风的呼啸会如此动听。天山的每一棵松树都是战
士。风在描绘祖国。
- 019 -
􄴚后印记
意 象
声音汹涌,好像雅鲁藏布江
冲出了胸膛
*
傍晚乌鸦的叫声,一个熟悉的大叔
还有蛐蛐儿吹着口哨
*
火焰从脚底燃起,
经过小腿,膝盖,小腹,胸,肩,臂膀,
直至高举起手掌的火把。
*
飘动的裙子
手拉手跑过广场,路灯奶黄

- 021 -
􄴚后印􄊑
印 象
- 022 -
- 023 -
􄴚后印􄊑
五月的雨
杭州西湖。
她是在傍晚时悄然降临的。
在窗外的草地上留下极轻的脚步
她落在石阶石瓦和柳梢头时也几乎像飘落的羽毛
是只有江南的抚触
一颗灵魂向另一颗灵魂倾诉。
- 024 -
几个跳蒙古舞的小伙
几只扔掉酒杯的老虎,晃动着身躯,扑了过来。
跳跃着,在疾驰的马背上翻滚,乘骑,跳上跳下。
大幅度地翻转腾挪。如风,如鹰。
如同看见——一望无际——骏马驰骋的草原——
蒙古人。
- 025 -
􄴚后印􄊑
长白山秋色
十万只老虎和十万只孔雀,和熊熊烈火,轮番起舞
夕阳是观众。
- 026 -
题郝青照片“雪后,黄石公园”
空气非常湿润。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光了北冰洋
汽水。
我看见了桦树的灵魂。
莫奈画过类似的雪。
赖特的诗。
- 027 -
􄴚后印􄊑
乌兰察布
奔跑的桦树。穿着秋天的金黄衣裳的桦树在田野
上奔跑。
我踩了刹车。转过脸对他说,来,给我跟桦树拍
个照——跳下车往桦树跑去。
- 028 -
出 海
水面上看不见浪花。只有一望无际的墨绿绸缎。
绸缎下面是深邃的天空。永远也不知道它在想些什么、
说些什么的天空。
但它又是那样剧烈地起伏着。好像有什么重大事
情即将发生或已经发生。它珍藏过历史,或将创造历史。
它是深藏在深处的渴求释放的未知力量。
- 029 -
􄴚后印􄊑
海浪涌入礁石的孔洞
傍晚,海边的礁石上。海浪有节奏地,一个浪,
一个浪,蛙跳着,扑向我的双脚。
一种奇妙的声音从脚下传来。我伏下身子,把耳
朵贴在礁石上——
一颗海浪的铁球在孔洞里滚动、碰撞……
滚动和碰撞的回声——动听并且明亮,星星明晃
晃地向我靠近,月亮在水面上打开了探照灯。
那声音持续地响着——圆润,流淌,融化……
当我意识到这声音源于自然时,我骤然感觉到了
汹涌而来的感情——十八岁、十九岁的海浪。
- 030 -
长白山峡谷
长白山天池西南有条长约一二百米的沟谷。谷内
岩石怪异,人迹罕至。
一日,海面狂风大作,陡然卷起排排骇浪。突然,
风停了——狂狼瞬间凝固,疯了的一下子僵住了的浪。
这是印象。
在“波峰浪谷”的岩石中屈身前行,听到有声音
尾随。我快走,它也快走。我停下来,想伏击它,抓
捕这声音。
我听到了一种从未听到过的声音:
寂静——
一种无声的有声
昆虫在游水
一些划动的声音
鸟一律紧闭了嘴巴
鬼们在坐息。被一只巨鬼控制着,不在它们中间,
没有形状,不知道它在哪里,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来,
它一睁眼,群鬼们就站了起来,迅即还原为疯浪——
岩石的突然僵住了的疯浪。
- 031 -
􄴚后印􄊑
河 床
河道里全是一颗颗恐龙蛋似的鹅卵石。
一个挨一个,相互挤压,占领,好像当年挤春运
火车。
这是人类环境历史。数千年来洪水、冰川融化冲
刷留下的实物档案。
不远处有个水坑,可能是没蒸发干净的雨水。里
面有三五条小鱼,都躲在石底,一有人影,即小虾似
的躲开了。
- 032 -
白 杨
藏族习俗有个节日叫插箭节,节日那天穿红戴绿
的姑娘、小伙子们都跑到山上,把缠着彩绸的长箭插
在一起把对吉祥与勇武的追求展示给上苍。
那一片纷起的箭林,非常像在西北河道、公路两
旁卓然耸立、坚决插向天空的白杨。
因为寒冷和风,它们更集中并且更加酷爱阳光了。
- 033 -
􄴚后印􄊑
黄山松
一只凌空直落的鹰,自西向东,箭一样射向莲花峰,
射入岩缝。
一柄剑。又一柄剑。或横,或斜,牢牢地插在岩
壁上——酷爱阳光的黄山松——在绝壁上伸展,俯仰,
奔跑。
展翅欲飞。
- 034 -
落 日
世界的一半暗下来了。上半部的粉红被人们称作
晚霞,切开它们的是一柄长长的闪着金光的宝剑。中
间有半枚小太阳。
这是没有落尽的戈壁滩上的落日。
陆地沉没得很快,一些黑树,黑堡垒、奇奇怪怪
的黑的形状凸现了。宝剑仍然存在,粉红变成紫红。
剑细了,亮得耀眼。
黑杨树变成黑雕,剑若游丝。
我们数表,看看紫灰什么时候能与黑雕融为一体?
8 时——8 时15 分——9 时——9 时15 分,分不
清天空大地了。
好像从前,很久以前,我们用双手摩挲大地。
- 035 -
􄴚后印􄊑
禾木速写
蓝天里的白桦林。
站在树下,仰着头。我发现它们在一点点长高。
天空越来越蓝,羽毛越来越白。它们是一只只归
家的丹顶鹤,飞入蓝天,越飞越远。
图瓦的黄昏。
天空哞哞地叫着。金发姑娘们从桦树林探出头来,
站成一道波浪,划出好多帆船。
- 036 -
嘉峪关
正午的太阳把城楼烤得腾腾冒火。烽火台亮得灼
眼。从瞭望孔看出去,依稀可见大漠戈壁奔逃的尘烟。
我将老母送回城中安顿停当,回到城外的演兵场。
此时已是第一轮鼓毕。
我的枣红色战马高高地仰起脖子,马蹄前后交替
地刨着砂石地。
鼓声再起。
束紧铠甲,拿起兵器,
我确切地感受到我胯下坐骑的彪悍和一往无前。
出发了——
- 037 -
􄴚后印􄊑
阿娜尔罕
维吾尔族古尔邦节。
她在舞池中旋风般旋转着。红裙子像张开的降落
伞。辫子像秋千。
她的睫毛没有涂饰,睫毛下的眼睛好像透明的琥
珀。琥珀有时会变成热带雨林中蜥蜴捕食的舌头,出
其不意地突然闪击目标,舌头所到之处,一片呜呜的
口哨和嗷嗷的喊叫。她是舞者中旋转得最快的。她快
如陀螺的旋转使我想起飞机起飞时的螺旋桨。她是节
日的欢乐风暴中心。

- 039 -
􄴚后北京􁘰􁰗
北京怀旧
- 040 -
- 041 -
􄴚后北京􁘰􁰗
1975,东长安街
大杨树叶哗啦哗啦地响着。
晚风澎湃,路灯下雨般地往树梢上泼牛奶
北京——
我回来了!
- 042 -
圆明园夜泳
福海。我从小岛跳了下去,感到周围有好多鱼,
小鱼,我是最大的,鱼统领。它们跟在我后面,无声,
争先恐后。我换了口气,啊,满天星斗。突然发现,
它们就潜伏在水面上,亮晶晶一片,而我在水下,一
条黑黝黝的大鱼,周围有无数条小鱼。有跳出来扑星
星的。我也扑碎了几颗。
- 043 -
􄴚后北京􁘰􁰗
傍晚,南河沿
春天,总有燕子在红墙高檐下筑巢。它们像横飞
的雨点,被大风吹来吹去。
- 044 -
春节的厂甸
佛珠似的红果,一大串一大串的,戴在孩子们的
胸前。手里拿着一米多高的冰糖葫芦,边走边嚼。
- 045 -
􄴚后北京􁘰􁰗
故宫角楼
大月亮就悬在西角楼东端上方,护城河是它们的
镜子。
一幅水墨?或者“落花流水春去也”。
下夜班骑车回家的路上,我有时会停下来看看。
- 046 -
跟秋天聊聊
天空透明得好像推开了窗户
暮晚可以直接跟秋天聊聊。
- 047 -
􄴚后􄏣􄘩
足 迹
- 048 -
- 049 -
􄴚后􄏣􄘩
午夜,在疾驶的列车上
风呼呼地吹着我。我隐约感到前面有什么等待着
我。胸像激动的海。
青春?
人生?
新鲜好像刚长出来的苹果
陌生如同掉入无灯的下水道
我喜欢这样胡思乱想。在我迷糊懵懂的时候
在午夜的风中,在隆隆疾驶的列车上
——我曾经那么兴奋、活灵活现地,想着,感受
十五岁——多么生动,多么奇妙
- 050 -
雨后青山
——去稷山知青点的路上
刚跳下卡车,雨点就吧嗒吧嗒地砸下来了。
我跟伟伟说咱俩就在雨里齐步走吧
后来我入伍以后曾不止一次地这样在雨地里走
这是开始,湿衣服现在还贴在身上
我头一次感受到下雨是如此生动
和我们同行的绵延山峦是青黛色的
我们走,它也走
飘浮的白云多像我们的心情
十六岁的眼睛只盯着白云上边的天空。
- 051 -
􄴚后􄏣􄘩
黄土高坡上的群鸟
像那些生动的日子,我感觉到了身体里的清水,
开花的涌泉。
日子很寂静,心很清洁,荒山上哗啦啦扇动的群鸟。
每一个优美的日子都是这样度过的,平静,然后
我们飞翔……
我们用锄头开垦荒地,一锄头下去,方的,酥砖
一样的土块,反过去,磕碎了。一棵树根,我在下面
刨一下,接下来一刨,全出来了。地球像作品。
羊在唤我。在往另一座山头行进的时候羊在唤我。
一堆会说话的白云,我的女人。
我拍拍我的马,它老低着头晃脖子。我要它跟我
一起看远去的白云。她给它割过草。
我躺在草地上嚼着草棍,它跑过来嗅嗅我,又跑
开了,用鼻子去拱旁边的马刀,我在天空中找自己的
影子。
- 053 -
􄴚后􄏣􄘩
秋天的原野上
夜沉睡。风在原野上撒欢儿。我和张刚望着夜空,
高举着拉长天线的收音机,对着星星,上下来回晃动。
寻找哪个波段。
忽然,晃出一句歌声。柔和得云朵似的男中音。
那时我没有听过那样的歌。我惊异于我竟从未听过如
此温和的歌。
歌声轻轻飘落。一片羽毛接着一片羽毛。

- 055 -
􄴚后􅄈􀧏记􁗶
高原记忆
- 056 -
- 057 -
􄴚后􅄈􀧏记􁗶
拉萨星空
满天的巨大钻石,争抢着往下跳。
光的瀑布
它们想成为珠穆朗玛,纳木错。它们也一直注视
着它们。
一棵摇动的柏树,在风中默默站立。炽烈的目光
摩挲着永恒的秘密。
- 058 -
青海湖
遮天蔽日的翅膀。羽毛拦截天空。
好像约好了似的,去南方、异国他乡越冬的斑头雁、
灰鹤、棕头雁,几乎在同一时间,飞返青海湖上空。
没有主持者的海上音乐会。走散的亲侣在歌唱的
间歇尖声呼唤对方的名字。性急的伴侣蹦起来扇动翅
膀。
翅膀再次袭击天空。一只灰鹤穿越歌声像一支羽
箭呼呼射向箭靶:翅膀扇动露出的缝隙。
- 059 -
􄴚后􅄈􀧏记􁗶
门源油菜花
一望无边的金色海洋。明黄的油菜花在绵延的祁
连山与达坂雪峰之间炽烈绽放。
草原是地球上最令人惊讶的地毯。磅礴色彩,辽
阔图案。颠覆人的室内视觉——
我连忙调整我的眼睛——一只鹰,突然从海面掠
过——一架张开翅膀的飞机——一个“一”,黑点儿——
转眼钻入峰峦。
汽车快艇般驶入海洋,掀起浪花四溅的浓烈芬芳。
一只大眼睛蜜蜂嗡嗡地将嘴巴靠近花蕊。
轰鸣悄悄酝酿。聚集后大规模移动。亿万只蜜蜂
战斗机在海上隆隆起降。
今天,风是甜的,上苍用太阳的黄油彩描画高原
的波涛。
- 060 -
云 朵
洁白的翻卷。海浪似的。一个浪,一个浪,扑面而来。
湿漉漉的。
我好像在天空驰骋。
- 061 -
􄴚后􅄈􀧏记􁗶
夜宿纳木错
一部分星星在天上掌灯,一部分在湖里游泳。
- 062 -
戈壁落日
柴达木暗下来。夕阳像只火狐狸
钻入
明暗交界线。
远方
飘起人形篝火
星星们围过来跳舞。
- 063 -
􄴚后􅄈􀧏记􁗶
一个藏族男孩儿的眼睛
我遇见他时他正赶着羊群往雪山方向赶路。
问他名字和去哪里时,我看见羊群一只一只地从
他眼睛里通过。
我问他雪山,他伸出胳膊指给我看,我再次看见
他明亮的眼睛里闪动着皑皑雪山。
天空的云朵——在他的眼睛里那么从容、洁白地
飘过。

- 065 -
􄴚后􄲿笔
随 笔
- 066 -
- 067 -
􄴚后􄲿笔
上 哨
其实我一直在想,写点什么呢,还不就是那点苦,
身上的,心里的,可以写美呀,胸脯子里的声音告诉我。
是呀,我干嘛瞧不起自己心里的那点美呢,不管怎样,
就是天全黑了,全是黑夜,那里边也有贼亮贼亮的星
星呀。我就写写上哨。
上哨,风清月明,星星像掉下来的葡萄。
开始,我端着枪练瞄准,马房的油灯,太近了,
远处的连部,那光太虚了,昏黄的。我就把枪口往上
抬,天边的那颗亮星星,没光刺儿,就好像看见准星
了,先看到的是缺口,我就“啪”地虚扣了一下扳机,
打中了,一定打中了,要不然它怎么会“嗵”地动了
一下呢。连发三枪,枪枪命中,有一发子弹像曳光弹
一样划出了长长的痕迹,没弧线。我放下枪,心里“哗”
的一下,我怎么就打到这颗星星了呢,这是我发誓永
远也不再碰到的那颗星,亚瑟到最终也没有叫她一声
- 068 -
琼玛,都哆嗦了,也没认。我他妈的真那个,我怎么
就打发不掉她呢。
摸了摸帽徽,凉的,又摸了摸领章,多红多绒
的红领章啊,我就精神起来了。那颗星星非常远。
枪是新枪,白天看冷蓝冷蓝的,配手,放到肩窝里,
肩膀就好像变成了个钢,彭尚志那小子今天都没推
动。还发了20 发子弹,全膏了油了。“我赞成这样
的口号,叫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,这是一个非
常重要的口号,可是不用,这会儿我根本不用,有
了枪了,我怕啥?我一不怕鬼、二不怕牺牲,我就
把枪口压低瞄,瞄那个黑鸡窝,瞄那个黑猪圈,瞄……
远处地平线怎么动了?地平线怎么会动呢?比夜空
仅仅就黑了那么一丝儿的地平线它咋就动了呢?是
火车,是没亮灯的货车,以为地震了呢。欧阳海就
是在轨道上拦住惊马的,他哪来那么大力气,马后
边还有大车呢,那马那么高,踩住他了吧,脚可能
被踩烂了……我就了望近处有没有马,我就想我得
先抓住它的缰绳,窝它,用钢头皮鞋踢它腿,上边儿,
不然就踢断了……我了望了有十几分钟马,那时我
每天上哨都渴盼马,渴盼惊马,渴盼人家管我叫:“郝
- 069 -
􄴚后􄲿笔
阳海!郝阳海!”我其实就是英雄,只不过就是没
有碰上惊马。我常常这样安慰自己。
门“咯吱”一声,彭尚志黑了咕咚地出来了,边
走边穿棉袄,打了一个哈欠后嘟囔了一句:“都俩小
时了,你咋不叫我?”有点饿了,他又嘀咕。我说你
去鸡窝里掏掏看有没有鸡蛋,他说天亮了农场职工发
现少了咋办。我说:“就俩鸡蛋,人家会说?要不我
哪天收鸡蛋时给他们补俩。”彭尚志鬼不灵精地跑过
去又鬼不灵精地跑了来,手里一手拿俩,还热呢。我
要他拿马房缸里的破铁勺,扒开火,搁炉上,怕煤气
中毒,炉子搬出来了。咕嘟咕嘟一会儿就开了。好吃
极了,肚子里好像有小鸡儿叫,吱吱吱的。我说,你
再站一会儿,副班长今天有点儿不舒服,发烧了,咱
俩替他站了吧。他说,副班长这人好,上次班长要批
咱俩,都是被副班长拦住了。
我悄悄进了屋,摸到牙缸,放好,再摸牙刷,放平,
再摸牙缸、牙刷,都一一弯腰摸黑放好,然后用自己
的牙膏,捏住刷头,一下一下挤好。我当新兵时老班
长就天天给我们这样挤,老班长真好,我们老班长就
是雷锋,跟着老班长,我谁都敢打,我也敢死,把珍
- 070 -
宝岛给咱夺回来,过乌苏里江,绕贝加尔湖,西伯利
亚真冷,到莫斯科就可以坐汽车了,红场没有天安门
广场大,克里姆林宫真是雄伟,还有普希金铜像……
我就睡着了。
(2007 年10 月)
1972 年商丘,北上和庞尔
- 071 -
􄴚后􄲿笔
商丘你好
杨树已经好大了吧?水泥砌的坦克还在操场上
吗?我64 米的投弹就是在这创造的。那天顺风,我挑
了个合手的,投出去好像胳膊也甩出去了。那年我20
岁,已经是老班长了,没什么自豪的,自豪的主要是
那个劲头,没啥可以阻挡我了。兵、军人,已经长进
我的骨头里了。军装,领章,帽徽,我们已经是一个
部分。我走路、说话、眼神一点都看不出从前的“北上”
了。要不是那个女兵来看我,惊讶我像个农民,我连
北京话都快拿不准了,那女兵说了好几次“你怎么老
是啥家伙的啊”,我觉得她特像安娜、冬妮娅,她们
是贵族、公主、勋爵夫人什么的,我挺骄傲的,我有
点居高临下,当时的心里。她说我“就是个农民”,
我在心里回答她:昨天的“北上”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是挺不容易的,当时也没什么感慨,商丘的操场知道,
那个水泥砌的坦克也知道,起床号、熄灯号、紧急集
- 072 -
合号它们都知道。我的念头,要求上进的念头,枪毙
一些不积极的念头,还有那些仿佛是梦想的念头,它
们现在还在商丘营房的杨树梢上飘吗?你们还记得我
吗?哗哗地被晚风吹动的大杨树,我是一个兵,已经
完全没有了“从前的你”。从你身边经过的时候,我
并没觉得你和我有什么不同,枪上肩的咵咵声你听见
了吗?我们全连的“杀杀”声没吓你一跳吧,你已经
听惯了,你在心里说,还笑:“咱们,咱们是一样的”。
我拍拍你的肩膀,你也拍我,我为我们共同的哈哈大
笑兴奋不已。我老了,我在昨夜梦中看你时你也说“我
老了”。
商丘,我住过的营房还在吗?我们二排的,三机
连的,那排红砖房子还在吗?一班长、二班长、三班长、
四班长、六班长、七班长……你们还在吗?你们的青春、
粗壮、火爆热辣的影子还在吗?一班长人厚道,河北
阜平的,说话老是那么客气,用我们班的一把扫帚使
完了还一定要放回原处,放在副班长床下 。二班长,
唐山丰润的,打铁的,我们俩在新兵连就对上了劲儿。
斗私批修、世界观的事我没跟别人说,拉练烧裆你也
就跟我说了一句。三班长,我入伍时的班长,新兵时
你把我折腾得不善,我是一忍再忍才忍了下去,不过
- 073 -
􄴚后􄲿笔
我不到一年就入党了,你是介绍人。四班长,湖北的,
不怎么狡猾啊,我们一个排,我看着你好辛苦,全班
大事小事,里里外外,你是事必躬亲,事事操心。六
班长你机敏,阜平的你最禁事,你的兵怕你,都来找
我悄悄吐舌头,军区考核你做我的副射手,我打好了
你和我一样高兴,真是个好战友。我也替你感到遗憾,
没提上去,那几年没一个提拔,你干个连长不会比老
连长差。七班长,也是阜平的,1969 年的,你去找六
班长就跟我笑,你好使暗劲儿,射击你们班老压着八班、
九班一头,我入党的时候你手举得老高。你领歌也很
有特点,唱半句就“预备——唱”。八班长是湖北黄
陂的,1968 年的老兵,瘦瘦的,你代理排长的时候口
令喊得不错,又尖锐又悠长。我也记得你的笑,我们
班受表扬时你拍得巴掌格外响。九班长是河北柏各庄
的,跟我同年的兵,你实诚得不能再实诚了,说出话
来一丁点儿别的都没有,心就长在嘴上。几年前我去
看你,你都驼背了,那会儿头发就白花花的了。
一班副,那时部队不讲究哥们儿,可你知道你跟
我好,去年我到河南看你,进你家门,你媳妇搓着玉
米盘问我:“你是个谁?”我说:“这是张小随家吗?”
你媳妇还是问我:“你是个谁?”你从地里跑回来了。
- 074 -
你一把大胡子,在你家沙发里一屁股坐下,把右脚搭
沙发扶手上。刚搭上,又放下换上左脚,左脚换上去
还没搭稳又换上了右脚。你说,“你咋来了?”你的
话我都快听不懂了。我指着你媳妇,“就是当年写信
说下的那个?”当年是我帮他写的信。你说,“是!”
你都不知道说啥好了,你说,“你咋不当个官呢,你
当个官我给你开车去”。你媳妇回屋来了,拿着一张
小照片,指着中间的一个,问,“这是不是你?”我
戴上花镜,说:“是,是”。你媳妇说,“郝北上,
我认识,你就是这个郝北上”。在你媳妇出去倒水的
时候我忘了说啥了,你说,“人家有文化,人家是教
员……”你媳妇又进来了,说你“在郑州经营电线,
借出去十来万,也要不回来了”。说你“好酒。一天
就是个酒”。我问你现在做啥呢,你说“养兔”,你
还要我回北京打听打听哪里有好种兔……
商丘,你还有谁?湖南的那个小个子,袁纪明,
你还在吗?副指导员、副连长、二班副、七班副还在吗?
大个子一排长,甘肃的没上过学的小个子和几个老广。
汶川地震时我就想起我们连的四川兵,覃红安,袁四海,
三排会打球的那个1971 年兵,左撇子。还有我刚当兵
时的我们排长,立过功的三排长……一个一个地数,
- 075 -
􄴚后􄲿笔
个个都是好样的。黄继光是四川的吧,1961 年打印度
时也是四川兵,川中名将就不用说了。
商丘,你现在还有那些实实在在、不管不顾的四
川兵吗?四川离北京太远,你们都住在大山里,多少
年都不见了,找不到你们了。
(2007 年10 月)
商丘。1972 年,四团操场石砌的坦克前,星期天聚会的
“北京兵”。前排右起北上、金燕青、马骞、小侯、刘青。
后排右起王斌、刘剑、虞小军、庞尔、刘小军。
- 076 -
余建初
前几天,二炮连的崔明在网上找到我,他在电话
里说,他是余建初的好朋友,我请他帮我联络建初。
后来建初给我打电话,我告诉他,他当年的同学聂建平、
武建我们现在都在战友网上,他要我代他向战友们问
好。我想了想,当年的好多印象都来到了眼前——
建初是“武汉的”,1969 年入伍,比我早一年,
是我们连队的另一个“后门兵”。我当兵时和他在一
个排,他是五班长,我在四班,那时我刚从“红卫兵”
脱胎出来,认为“我们出身差不多”,是理所当然的战友、
“同志加兄弟”,总之跟他挺近,无形中总感觉到照
应。有时走路走累了,看看前面,他的军装都发白了,
我就想他能挺得住我应该问题也不大。训练间隙,我
向他求证连长、排长的一些话,他的解答也使我觉得
亲切,给我增加了不少自信。青春本来也说不出个啥,
就是那么一种感觉,大家在齐步走、正步走,摸爬滚
打中一起走过来了。拉练路上我看他走路走得挺轻巧,
- 077 -
􄴚后􄲿笔
步幅大小差不太多,他脚上没打泡,我觉得他是老兵,
就琢磨着行军步幅均匀很重要。后来我看一个人是不
是老兵,一看他走路就知道了。建初好体育,善篮球,
颇有“组织”意识,常能传、切、配合出好球。有时
连里分拨打球,他常把我选到和他一拨,从那会儿我
就感受到了篮球运动的“好玩儿”。我们连后来在师
里打出了名次,建初和我是主力,打完比赛有时躺在
床上睡不着觉,还在想刚才的动作,血管嗵嗵嗵地跳,
有时一场比赛的所有细节都能回想得起来,那是多么
火热、机智的青春啊。
- 078 -
邵先纯
看《亮剑》看得过瘾,电视剧中的好多画面都能
唤起我当兵时的记忆。
1969 年12 月,在商丘新兵连,我看到一个和我
穿着一样颜色的细布军装的新兵,我估计他可能会跟
我有相似的经历,我主动走过去和他说话,没几天我
们就成了朋友。他谈吐儒雅、质朴,有时像大学生,
有时又像农村的小伙子。他的这个特征对我很有吸引
力,我知道我以前没有过这样的朋友。后来我知道了,
他也是个“后门儿兵”,我就更加敬佩他了。他是老
高三的,是商丘地区中学生红卫兵的领导者,入伍之
前他回乡务农,已经是村里的大队支书,“文革”期
间他比较注意政策,和当地驻军领导建立了良好的关
系,是部队领导叫他来部队的。
到连队后他在三排,我被分在二排,闲暇时有事
没事都会说上几句话。我那时脑子里比较多的问题
是,“农民好打交道吗?”“什么样的农民是真正
- 079 -
􄴚后􄲿笔
的贫下中农?”他会具体地告诉我:“连里的战友
多数都很好,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些贫下中农的
优良品质”,他的话也印证了毛主席“别看他们脚
上有牛屎”的话。一次半夜紧急集合,背着几十斤
重的东西跑出去几十里之后,我坐在背包上呼呼地
喘着粗气,他走过来轻轻地从我背包上抽出小锹,说:
“我身体好,我帮你拿吧”。1970 年拉练路过滑县,
当地政府用豫剧表演慰问我们,因为和演员坐得近,
他们的表情和词句、声调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后来先纯对我说,豫剧是个很有表现力的剧种,唱
腔感情丰富深沉,真实地表达了中原人民特有的丰
厚情感,从那时起我就对豫剧有了感觉。1976 年粉
碎“四人帮”,常香玉唱郭老的“粉碎四人帮”,
就更使我感到了豫剧、中国文化的深厚博大。我现
在还记得那天在滑县的一个村庄的打谷场上的情景,
演员是个瘦削的老头,脸都冻青了,豫剧唱腔的旋
律抓得我心里怪怪的。那是个黄昏,云都红了,一
阵风卷起一片烟尘从我们队伍中穿了过去。一只花
公鸡在土墙上扑腾。后来我常常觉得那就是河南,
有风沙的河南,焦裕禄他们多不容易啊。
1971 年年初,我接到了我那时的女朋友的126
- 080 -
个字的道别信。我拿着信去和先纯说,先纯想了一
会儿,说:“我帮你给她写封信吧。”我现在还记
得开头的第一句话是:“向您进一言,”后面原话
记不清楚了,大体上是当时的革命道理和个人感情
是可以统一融合的一些话,虽然说的是大道理,但
先纯说得很舒服,先纯的字也很棒,我想萍萍不会
觉得唐突吧。顷刻间我觉得心里放松了不少。几十
年以后,我和萍萍说起这件事,她呵呵地笑着,好
像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。
去年先纯出国,途经北京给我打了个电话,我立
刻开车去宾馆看他,第二天又在我们家里和大人、孩
子一起说话,说话时我恍惚地想,我们在滑县看那只
花公鸡时会想到我们能有这样的今天吗?青春处处有
豪情,偶尔也会伤感,豪情很大,好像一望无际的平原,
伤感则像一抹黄昏。
先纯在宾馆休息时我给他拿去一本书,《红太阳
是这样升起的》,一个学者从批评的角度写的,我拿
给他时说,好多材料我以前都没有看过,看完后我问
他观感,意思是他写得正确吗?先纯答:“未必如此”。
我一下子受到了触动。一些学者可能会涂抹历史,但
是真正的历史是涂抹不掉的。
- 081 -
􄴚后􄲿笔
先纯去年春节给我打来电话,得知他身体不好,
得了帕金森病,我上网查了这种病的症状及治疗方法,
心里不能不有所惦念。这个病挺麻烦,希望他能找到
好的医生治好病,至少减轻点症状,以后有机会再来
北京,我好陪他去颐和园转转。
- 082 -
我们刚认识
我俩沿着山道往上走。天有点阴,风从沟谷刮过
来。那时我们俩刚认识,每天不是去这儿就是去那儿。
光香山就来了四五回了。这天为了好玩,我俩决定走
一回山南边的山道。这条道很少有人走。
路上,遇到一个农民模样的工人。想问路,同他
搭起话来:
“您是住这里的吧?”我说。
“不是。这儿住的都是农民。”他大约有五十几
岁年纪,红脸庞。
“农民多好啊,住这儿山清水秀的”。我想顺着
他说。
“农民好什么,农民都是大劳改”。他并没生气。
“大劳改?”我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话。
“就是劳改。也就是毛主席把他们治得服服贴贴
的。”他就是这么说的,我听了这句还是没太听明白。
天阴上来了,风也有些硬,我无心再整明白,连
- 083 -
􄴚后􄲿笔
忙问清了路,同他道别。那人说了声,“山里雨大,
路不好走”,挥了挥手。
啪嗒,啪嗒,哗哗——雨就下起来啦。树叶被砸
得摇摇晃晃,落叶转眼铺满一坡。
山雨来得急走得也急。蓦地,夕阳从云层中骨碌
出来,撞开云层,放光,抛撒,变出朵朵红云、道道
霞光,满天满地地燃烧起来。
我连忙掏出笔形录音机把看见的情景口述下来。
她也小鸟似的钻进我的右臂弯。这时,我们往东看,
北京亮了,星星在那里载歌载舞。
(2016 年7 月28 日)
- 084 -
滇行散记
滇西很少见平地,汽车是在云里雾里走的。
我们乘过云,驾过雾,这是真的。
七八米外就看不清楚了。白天开着车灯,好像牛车。
师傅眼睛瞪得溜圆,车里的俏皮话却多起来了——
我们都是孙悟空,我们真的腾云驾雾了!
腾云?驾雾?司机师傅笑了。
车在云里走,什么都看不见。其实算不上好玩。
在地上看云,洁白,飘浮,总觉得那上面有些什么。
穿过云区,车湿了。人们回过头来,它们仍然是
那么洁白,温和,飘逸。
滇西的山势比较和缓。没见雄奇,眼睛的感觉主
要是绿。很多绿。
鸟的羽毛的那种绿。
- 085 -
􄴚后􄲿笔
孔雀的冠子。
九寨沟。崂山上的水。天池。
傍晚,暗下来了的时候的那种绿。青春的忧郁。
一面一面的绿。巨大的扇形山坡。一面一面的。
整齐。军队?
战士们全都潜伏在山峦上,成千上万,所有。勇
武卫护着群山……
车忽然停了,车里的两个女孩子嚷嚷着要下车,
人们都有些发愣,两个女孩子又跑上来了,手里都拿
着一枝大花,两只手捧起来那么大,白的,两捧雪。
车里的人们就兴奋起来了,都问:这是什么花?这是
什么花?
人们把眼睛投向窗外。
山坡上有剑麻。巨大、饱满的刀。一大丛,一大丛,
一大柄,一大柄。紫青色的,没有见过那种颜色。碎星星,
一片,不知道是什么花,心里就动。
鸟。细尾、细腿、蓝羽的鸟。根本不飞,望我们,
眼睛里是一对黑豆。
好像女人的腰身。那些树干。舞蹈的,劳作的,提水,
挑担。结实、健康、优美的女性的腰身,都被这些树
干写尽了。
晚照。瑞丽江。马帮。路边出现柴火。车灯把崖
- 086 -
壁打得雪亮——一路上的风光,使我们把此行的目的
全忘了。
下榻在瑞丽。过了午夜的瑞丽依然还有热闹,边
贸街的摊市还没有退尽,我们急着去买刀。
景颇户撒刀。
还有。有十几种。逼视那把镶银的、同我手臂差
不多长的户撒。抽出来了,寒光。刀刃上方有个放光
的小太阳,旁边是一排月亮。另一面,飞动的花朵,
火烧纹,刻着字:户撒。
喜不自胜。
我当然买了两把。一把归儿子,一把归我。
卖刀人不漫天要价,笑着还了两次价,在鞘上系
上红绳,就把刀挂在我的肩膀上了。我开始亲切、勇武、
无敌于天下地攥刀。手心都出汗了。
走过来几个有点像印度人的外国青年,不流畅的
汉语,笑意,手里捧着一把一把的项链、首饰,非常
友善地:看看,不买不要紧,看看。忽然,人丛中钻
出来一个黑黑、高鼻大眼的小男孩,说,叔叔,买我
的吧,就往我手里塞戒指。就30 块,就30 块,你看,
这么多。我接了过来,一共是6 个,3 个大点,3 个小
- 087 -
􄴚后􄲿笔
点,有一个挺好看。我们走出去十几米远的时候,小
男孩追了上来,塞给我,叔叔,再给你一个!
界碑。
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头。
我们迈过去了。一迈,就迈过去了。
我们出国了。
中缅街上的人们是可以随意走过去走过来的。别
处的出境手续也比较简便。不少单位都可以组织一日
游两日游等旅游活动。
那天去畹町,走到边防检查站。问解放军,桥那
边是不是缅甸,就是聊着,说话。解放军问我们,你
们带没带身份证,带了证件登记一下就可以过去看看。
我们说带了边防证,他说那更好了,就带我们去登记
机关。
缅甸的这个小城叫九谷。街道上安安静静的,房
子同我们的不一样,人比较少,大多是一些经营日用
百货的小店,录音机播放着非常温和的缅乐。
向一位穿筒裙的大嫂问路,大嫂指给我们只是笑。
走进一家小店,售货的女孩子会讲很流利的普通话,
告诉我们,市中心就在前面,那里有一座塔。问她这
- 088 -
里能看到中国电视节目吗?她说,还能看到北京的呢。
她说她妈妈是安徽人。
市中心正在搭彩台,这是在准备明天的泼水节。
路上有个寺庙,我和一个朋友进去了。站在门口的和
尚没有拦我们。寺庙里辉煌极了,彩画,佛像。我们
拍照,几个小和尚笑着瞧我们。招手,一个小和尚跑
过来了,和我们合影,看我们作合十、盘膝、跪拜状。
又笑了。
另一次还去了缅甸的重镇——巴莫,路上好几次
被军卡拦住,非要给我们泼一点水才放我们过去。这
是人家非常真诚的礼节,我即使觉得有点凉也只有含
笑面对。巴莫这个城市很美,路旁的芭蕉,房前丛丛
红花,彩台上缅甸少女优雅的舞姿,我因为想起小时
候听过的一支缅甸歌,歌里有伊洛瓦底江,就真想亲
眼看一看这条江。
江很美,就像我想象的那样,晚照,平和,落日
把人的情绪全搅起来了。
那几个小时,我身上、脑子里一直是那首婉转温
柔的歌。
(1993 年5 月,原载《经济日报副刊》)
- 089 -
􄴚后后记
后 记
这是个起点——这本小册子确定出版后我好几次
这样觉得。这种感觉挺舒服的,有了目标了,知道往
哪儿走了。无论是长距离还是短距离,无论是正经事
还是玩玩儿,都是使人光明、快慰的事。
我接触这个领域的时间不算长。2009 年,我因为
脑出血做了手术,出院后心里嘀咕,这要是一下子就
过去了呢,什么也没给留下。这或者就是个种子。散
文诗人、《人民日报》的刘虔老师给我打来电话,鼓
励我,“报告文学不方便写了,你可以写些散文诗啊”。
我果真学着试了试,给刘虔老师发了去,没想到竟得
到他的肯定,将雏作发表在《中国散文诗》年选上,
这使我欣喜,兴奋,再次点燃了我对“诗”的兴趣。
我年轻时确曾对“诗”起过意。也确曾对“诗”有过
误解。这次再启动,使我感觉到曾经生动活泼的生命。
甚至感觉到自由、解放。
我显然还是很青涩的。在散文诗这个领域。我希
- 090 -
望得到前辈、同仁的指点。我希望这个起点能成为桥梁、
道路,使我走得远些。散文诗确是一条可以远行的路。
在此,我还要感谢我曾经的老同事、老朋友詹国枢、
王若竹、徐海帆、尹克、汪朗、姜波、杨军、杨洁、赵健、
陈建辉、汪洋、何东宪、徐涵、翟天雪。谢谢他们在
写作过程中对我的鼓励和支持。我的发小、老朋友邓
维在出书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。我的发小、哥们儿,
华子、五一、刘飞虎、赵苏苏、张渡江、张维、李延
京、李海鹰、李伟鸣、单志军、封军、李泽成等也给
了我有力的支持。还有,谢谢《中国日报》的王文澜。
谢谢文澜兄。
2018 年1 月30 日

图书在版编目渊悦陨孕冤数据
雪后/ 郝北上著. -- 天津: 百花文艺出版社2018.8 , ISBN 978-7-5306-7534-2
玉. 淤雪噎域. 淤郝噎芋. 淤散文集原中国原当代
郁. 淤I267
中国版本图书馆CIP 数据核字(2018)第162693 号
出版人:张纪欣
出版发行:百花文艺出版社
地址:天津市和平区西康路35 号邮编:300051
电话传真: +86-22-23332651渊发行部冤
+86-22-23332656渊总编室冤
+86-22-23332478渊邮购部冤
主页:http://www.baihuawenyi.com
印刷:文物出版社印刷厂
开本:787伊1092 毫米1/32
字数:50 千字
印张:3.25
版次:2018 年8 月第1 版
印次:2018 年8 月第1 次印刷
定价:36.00 元
责任编辑:孙静
装帧设计:梁艳学
如有印装质量问题,请与天津市隆达印刷有限公司联系调换
地址:天津市南开区红日南路54 号
电话:(022)27373235
邮编:300111
版权所有侵权必究

路过

鸡蛋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战友网

站点统计|怀念战友|小黑屋|手机版|陆二师战友网 ( 京ICP备14052381-2号

GMT+8, 2018-12-12 17:47 , Processed in 0.030401 second(s), 6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